增益其所不能

高能懒癌,银样镴枪头

博老诗歌四首

肆蛊:

蒙得维的亚


我滑下你的暮色如厌倦滑下一道斜坡的虔诚。


年轻的夜晚像你屋顶平台上的一片翅膀。


你是我们曾经有过的布宜诺斯艾利斯,那座随着岁月悄俏溜走的城市。


你是我们的,节日的,像水中倒映的星星。


时间中虚假的门,你的街道朝向更轻柔的往昔。


黎明之光,它送出的早晨向我们走来,越过甘甜的褐色海水


在照亮我的百叶窗之前,你低低的日色已赐福于你的花园。


被听成了一首诗的城市。


拥有庭院之光的街道。


 


愧对一切死亡


免于记忆与希望,


无限的,抽象的,几乎属于未来。


死者不是一位死者:那是死亡。


像神秘主义者的上帝,


他们否认他有任何属性,


死者一无所在


仅仅是世界的堕落与缺席。


我们夺走它的一切,


不给它留下一种颜色,一个音节,


这里是它双眼不再注视的庭院,


那里是它的希望窥伺的人行道。


甚至我们所想的


或许也正是它所想的;


我们像窃贼一样已经瓜分了


夜与昼的惊人的财富。


 


一切墓碑上的铭文


不要让鲁莽的大理石


喋喋不休,冒险地违背遗忘的全能。


没完没了地回忆


名字,声誉,事件,出生地。


这么多玻璃珠宝最好由黑暗评判


人既沉默,大理石也无需开口。


逝去的生命的本质


——颤抖的希望,


悲痛的无情奇迹和物欲的惊奇


将长存不灭。


专横的灵魂盲目地追求永生


这时他在别的生命中得到了保证,


这时侯你自己就是那些不曾生活在


你的时代的人们具体的延续


而别人将是(现在也是)你在尘世的不死。


 


 余辉


日落总是令人不安


无论它浮华富丽还是一贫如洗,


但尚且更加令人不安的


是最后那绝望的闪耀


它使原野生锈


此刻地平线上再也留不下


斜阳的喧嚣与自负。


要抓住这紧张而奇异的光是多么艰难,


那是个幻像,人类对黑暗的一致恐惧


把它强加在空间之上


它突然间停止


在我们觉察到它的虚假之时


就像一个梦破灭


在做梦者得知他正在做梦之时。

评论

热度(5)

  1. 增益其所不能肆蛊 转载了此文字